中國種業:創新新局面 做強農業高質量發展
2019-04-13

 農業是我國國民經濟的基礎,而種業作為農業發展的“芯片”,近些年來,在“三農”發展中取得了舉世矚目的驕人成績。

  “種業要為保障國家糧食安全繼續發揮基礎支撐作用,為農業綠色發展發揮源頭先導作用,為農業技術變革發揮創新引領作用,為服務脫貧攻堅發揮重要保障作用。”這是農業農村部副部長張桃林在近日召開的由中國種子協會、中化農業、中國化工農業有限公司等公司聯合主辦的2019中國種子大會上所表述的一段話。

  中國農業科學院農業區劃研究所研究員、博士生導師姜文來在接受《中國產經新聞》記者采訪時表示,改革開放以來,我國的種業發展取得了驕人的業績,發生了質的飛越。例如,農作物種子由農民自繁、自選、自留、自用到現代種業的蓬勃發展,種子的供應品種繁多,育種技術由傳統的繁育,發展到現代高科技的利用,種業成為“三農”領域重要的行業,為解決“三農”問題發揮了重要的推動作用。

  “種業是國家糧食安全的源頭保障,種子雖小,連接的卻是最偉大的事業。”雷沃阿波斯集團戰略創新部李坡博士在接受《中國產經新聞》記者采訪時表示,國家改革開放后,特別是進入新世紀以來,我國農作物種業發展實現了由計劃供種向市場化經營的根本性轉變,取得了巨大成績,為保障農產品供給,特別是糧食產量“十二連增”、并連續多年保持在1.2萬億斤以上發揮了重要作用。

  根據權威數據顯示,目前,在水稻、小麥、大豆、油菜等大宗作物用種上,我國已經實現了品種全部自主選育,玉米自主品種的面積占比也由85%恢復增長到90%以上,基本實現了“中國糧”主要用“中國種”。

  品種權申請量位居世界第一

  自中國改革開放以來,我國農業與農村發展發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變化,這一發展巨變,不僅解決了13億中國人的吃飯問題,更是對世界農業作出了積極貢獻。

  資料顯示,早在20世紀以來,全球種業先后歷經了矮稈化、雜交化、生物技術3次技術革命。當前,世界范圍內以“生物技術+信息化”為特征的第4次種業科技革命正在孕育,以生物組學為代表的前沿學科揭示了性狀形成機理,使育種定向改良更加便捷。

  種業是我國戰略性核心產業,是保障國家糧食安全的根本,對于種業發展,近些年來,高層頻發的文件力度之大,史無前例。早在2011年,國務院就印發了《關于加快現代種業發展的國發8號文件》,2013年,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《關于深化種業體制改革、提高創新能力的國辦發109號文件》。

  2014年也被確認為種業改革年,在國家政策的支持下,我國傳統種業邁向現代種業實現了新跨越。尤為一提的是,在諸多的政策中,以《種子法》為核心的法規制度不斷完善的基礎上,我國種業法治環境也不斷改善,依法治種不斷強化。在《種子法》的支撐下,“劣質種子”、“假種子”的問題也已經基本解決。

  事實上,自十八大以來,我國圍繞建設現代種業、服務農業共給側結構性改革的目標,堅持市場化方向,從深化體制改革、加快科技創新、推進法治建設“三管齊下”,在品種創新、企業發展、供種保障、依法監管等方面取得了顯著成效。

  隨著科技不斷發展,種業以科技為支撐,以企業為主體的商業化育種已經形成,在種業產業體系方面,隨著市場化改革不斷深入,種業多元化主體也加速發展,形成了全國統一的大市場。

  有數據顯示,目前,我國共有農作物種子企業5900多家,市場價值超過1000億元,種業法治環境不斷改善,制售假劣等違法行為大幅減少。

  在業界,曾有人戲言稱:“洋種子按粒賣,國產種子論斤稱。大路貨泛濫,同質化嚴重。”雖然只是一種戲言,但在戲言的背后,也反映出了種業科技不強、種業創新不夠的體現。

  不過,隨著種業進入新時代,種業的發展在科技革命的帶動下,實現了創新體制機制的重大轉變。如今,我國種業在轉變和調整的大背景下,過去那種戲言也早已成為過去。

  在種業自主創新能力方面,種業發展速度較快。據張桃林介紹,2018年,我國品種權申請量4854件,位居世界第一。截至目前,全國選育農作物品種4萬多個,申請職務新品種保護達到了2.7萬個,受權品種超過了1.1萬個,實現了中國糧主要用中國種。以矮化育種、雜種優勢利用等為代表的突破,給農業帶來了革命性變化,推動了農業主導品種的更新換代,兩種覆蓋率保持在96%以上。

  稍早之前,業內分析專家朱翔在接受《中國產經新聞》記者采訪時曾表示,當前,我國現有農業科研機構達到了1000多個,從事育種科研的專業研究所近500多個,新中國成立以來,共育成各類農作物品種達到5000余個,搜集、整理種質資源35萬份以上,可以說,科研育種取得了巨大的成就,僅1997年-2000年全國通過國家級審定的品種就達284個,相當于我國“八五”期間審定品種總數的2.41倍,年審定品種總數相當于“八五”期間審定數的4倍。

  隨著科技創新不斷改革,我國從事種業的企業獲得新品種權數量也已經超過了科研單位,成為育種創新新主體。這不僅帶動了種業產業化,規模化,更提升了種業發展的競爭力。

  一粒種子的重任

  “一粒種子可以改變世界,一個品種可以成就一個產業。”隨著一次次種子品種不斷突破,我國的糧食產量也不斷飛躍。

  襄陽市張家集鎮何崗村村民康旭曾對媒體表示:“好糧要好種,我們選了小麥高產穩產品種‘華麥1168’,選擇麥苗已經分了3個蘗,拔了2個節,整體苗情好過去年。只要后期田間管理跟得上,小麥畝產能突破1000斤。”

  “目前,種業在維護我國糧食安全方面發揮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,未來在扛穩我國糧食安全方面的作用和責任將更加繁重。”姜文來說,根據我國的實際需要,進一步加快育種創新力度,選育一批具有重大應用前景和自主知識產權的突破性優良品種,為糧食安全奠定種業堅實基礎。另外,處理好種業權益分配,讓種業創新者擁有其應該享有的權益,吸引他們繼續攻關創新,為他們創新繼續提供動能,同時對營銷企業采取必要措施增加其吸引力,鼓勵他們推廣新品種,也讓用種者獲得實實在在的效益,正確處理好利益關系。

  國際種子聯盟(ISF)秘書長邁克爾?凱勒(MichaelKeller)在近日舉行的2019中國種子大會上表示,為了應對氣候變化、病蟲害、水土流失等帶來的挑戰,應以可持續的發展方式滿足與日俱增的糧食需求,關鍵在于良種。

  朱翔說,無論是在增產,還是在抗病、抗蟲、抗旱等方面,都比老品種有了較大的改進。特別是在雜交玉米、雜交水稻等新品種的選育方面,一些品種已經達到了世界先進水平,在育種方法上,植物基因工程和生物工程育種方面也已達到了國際領先水平。

  “當前,我國正在大力實施鄉村振興戰略,總目標是推進農業農村現代化,必須要扛穩糧食安全這個重任,推進農業共給側結構性改革,不斷提高農業質量效益和競爭力,實現糧食安全和現代高效農業相統一,這些都對種業發展提出了新任務新要求。”張桃林說,首先,種業要為保障國家糧食安全繼續發揮基礎支撐作用,確保重要農產品特別是糧食供給,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首要任務。從長遠看,我國糧食等主要農產品需求仍呈剛性增長,緊平衡將長期存在,突出抓質量,并不是放松數量。同時,要加快品種更新換代,確保中國糧食用中國種,這是種業發展的硬任務。

  其次,要為農業綠色發展發揮源頭先導作用,促進農業綠色發展,是推進農業共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內容。同時,種業要為農業技術變革發揮創新引領作用。

  最后,要勇于爭創現代種業發展新局面,做強農業高質量發展的“芯片”,在面對新形勢新要求下,種業作為農業發展的“芯片”,要站在新的歷史舞臺乘勢而上。著力構建以市場為導向、以企業為主體、產學研政結合的中國特色種業創新體系。

  “爭創現代種業發展新局面,做強農業高質量發展‘芯片’。同時,將著力構建中國特色種業創新體系、現代種業產業體系和治理體系的‘三大’體系。”張桃林說,未來,種業將著力構建市場主導、政府支持、育繁推一體化的現代種業產業體系,要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決定性作用,結合政策引導,支持優勢企業做大做強、做專做精,走差異化發展,形成布局合理、各具特色的種業企業群。

  姜文來認為,培育良好的種子,一方面要建設好種質庫,為糧食安全儲備好種質資源,保護種質的生物多樣性,避免種質資源的遺失;另一方面,要進一步加大自主知識產權種子的比例,關系到國計民生的重要種子,如小麥、水稻種子要牢牢地掌握在中國人的手中,切忌讓外國企業掌握掐我們的脖子。


唯一一家做到全年跟蹤服務基層的企業

400-9618-667

茄子视频更懂你-茄子视频免费下载污app-茄子视频软件